分享
相关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图片 正文
延安市罗东东、孙小京上榜8—9月中国好人榜!
恢复窄屏
发布时间:2020-10-28 来源: 延安文明网
  
见义勇为罗东东——退伍战士路遇车祸及时出手相助救出被困司机

  人物故事:

  罗东东,男,1991年4月生,陕西省延长石油采气一厂消防员,退伍军人。2018年10月13日晚,90后退伍军人罗东东和同事驾车从南泥湾去甘谷驿工作途中,路遇一场交通事故,生死瞬间,他奋不顾身、英勇救人,使伤者得到及时救治而转危为安。为了感恩,被救者于10月22日送锦旗感谢罗东东的救命之恩。90后退伍军人罗东东的救人事迹也在单位内迅速传开,传遍了朋友圈,成为人人传诵的佳话。

  “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已不在人世,今天我们全家来这里就是要专门感谢你的救命之恩。”10月22日上午,来自山西省东庄村的王司机携一家四口专程来到采气一厂办公基地,将手里印有“见义勇为 情满人间”的锦旗送给采气一厂消气防员罗东东手中,感谢他的救命恩人罗东东。

  在10月13日晚8时许,采气一厂职工罗东东和同事驾车从南泥湾至甘谷驿工作,当车行至麻洞川刘台村时突然遭遇堵车,有司机说“前方肇事了”。当得知前方因半挂车侧翻肇事拥堵道路时,他果断选择下车赶往现场查看有无帮助。“当时可能是出于军人天职的本能反应,有车辆肇事就有可能发生人员伤亡,其他的我没有多想。”回忆起当时的救人场景,不善言谈的罗东东打开了话匣。

  据罗东东回忆,当时他赶到事故现场时,看到一辆由西向东的拉煤货车已侧翻驶出路面撞至山体,并且车头严重变形,现场除交警在维持秩序以外,所有人都在围观。经过几番询问,当得知肇事车内还有受伤人员被困时,曾参加过单位消气防培训的罗东东立即爬上车头孤身展开施救,他一边用手机灯光照射、听取动静方式寻找生命迹象。 他最先看到一个人的头颅向下垂着,多次拉也拉不动,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而且人也没反应。可能是被挤压变形的驾驶室空间太小,为了能使上劲,他几脚登开车顶部位的障碍物,小心翼翼地爬进驾驶室把手伸向缠绕在对方身上的被褥,几经周折才把他拉出来。这时早已守候在旁边的医护人员也前来帮忙,一同把他抬到了担架上,经过现场初步诊断,医生直摇头。

  罗东东同时回忆称,当时拉开前面的人后才发现下面还压着一个人,他就问,“你想不想喝水”,对方应了一声。他判断这个人还活着,就打着手电筒看了一下,发现对方满头是血,问他哪里被夹住了,对方回答在腰部的位置。为了救援方便,交警把随身带的警用头灯也递给他用。由于当时空间太小,人进不去。为了能找到工具让空间更大一些,他和现场的交警就向路人借器材,但遗憾的是没有借到有用的工具。后来,他在车上找到一把手果刀,用尽全力割断缠在伤者身上的安全带,试图将他拉出驾驶室。可是上身可以动,对方脚部却被卡在方向盘下方的位置怎么也拉不出来。后来有路人递给他一把活动扳手,他使出浑身力气吃力的拆掉方向盘螺丝,另找了根撬杠才卸下方向盘。虽然当时自己已经精疲力尽,但莫名来的力量支撑他继续救人的信念,后来又借了把钳子,一点点夹掉驾驶台上的笔痴颁塑料后,才将空间腾大将伤者拉出。经过20多分钟的紧张救援,他当时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伤者,满头是血,昏迷但是无生命之忧。于是,他和医护人员一起把他抬到担架上。救援完毕,正当他准备离开时,交警才发现他不是消防官兵,就过来问罗东东,你是哪个单位的?罗东东答,“延长气田采气一厂的”,后来交警又问他名字,他支支吾吾的没有回答。交警看其有顾虑就说,问你名字是想让你以后做个证,罗东东这才给交警说了自己的名字。

  据了解,罗东东当时施救的这起车祸中,一人不幸遇难,一人经抢救脱离了危险。10月18日上午,在延安市医院叁楼的胸外科病房内,头部缠着绷带的山西运城籍货车司机王飞云谈起当时的遭遇激动的说,“我这条命是‘东东’捡回来的,如果不是他,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他同时回忆称,“自己当时发生车祸后,被卡在车里动弹不得,曾有路人想搭救在尝试后放弃了,后来自己的体温越来越降低,当时也有些绝望,想自己可能完了。后来流血过多让自己体力也不支,意识也变得模糊,直到他的‘救星’出现,东东是他们一家的恩人”。

  罗东东,他是一名延长石油采气一厂消气防员,他也是一名退伍武警,在部队时就因工作表现突出,曾获营级嘉奖、“优秀士兵”等荣誉,脱下军装的他依然保持了军人本色。进入单位后,在油气勘探公司首次消气防员培训期间,也因各项成绩显着,被评为“优秀学员”荣誉称号。路遇车祸勇敢搭救,将所学的消防技能用在了救死扶伤,让生者感恩,也让同事们刮目相看,身体力行诠释了“退伍后,自己依然是个兵,做了消防员,还是一个兵”。他救人的英雄事迹被身边的同事们知道后,都对他赞不绝口,认为他就是身边的好人,平凡的英雄,也向社会阐释了什么是“凡人善举”。

 

敬业奉献孙小京——第一书记生命定格在扶贫一线

  人物故事:

  孙小京,男,1977年7月生,陕西省延安市富县中医医院副科级干部。2018年3月,他主动请缨到新寨子村直罗镇新寨子村任第一书记,在他的带领下,新寨子村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0845元。2020年6月30日,孙小京因长时间高负荷工作,心脏骤停不幸离世。

  夜深人静的时候,喜欢画画的彬彬,在纸上画下一个大人牵着两个小孩的图画,旁边还歪歪扭扭地写上两行字:爸爸一路走好,爸爸再见!

  7岁的彬彬对父亲的离世似懂非懂。他知道爸爸永远离开了,但每当奶奶王宏梅的电话响起时,彬彬还是会问:“是不是我爸爸打来的……”

  王宏梅嘴唇哆嗦着,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泪流满面。

  彬彬的爸爸是富县中医医院派驻直罗镇新寨子村的第一书记孙小京。6月29日晚,孙小京又一次加班至深夜,因身心困乏,就在村民家里住了下来。第二天早上,晨起的闹钟响个不停,却再也没能把他唤醒。

  他太累了,在村民家的木板床上,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43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扶贫第一线。

  “我脱贫了,他却不在了!”

  2018年4月,孙小京主动请缨到直罗镇新寨子村任驻村第一书记。

  “笑眯眯地主动握手,很和善。”这是孙小京到村后,村民们对他的第一印象。

  当天,孙小京不仅带来了铺盖卷,还把办公室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连窗户也擦得干干净净,挂上了从家里拿的新窗帘。“一看就是实心驻村了。”村民觉得这个第一书记实在、靠谱。

  那时候,新寨子村基层组织软弱涣散,老百姓对村委班子不信任,不放心,也不满意。

  “帮钱帮物,不如帮助建个好支部。”孙小京来到新寨子村时,刚好赶上村“叁委”班子换届。

  他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但群众心里想什么、村上存在哪些问题?孙小京开始逐家逐户进行走访。

  “不叫尊称不说话。”孙小京走访,不是拿着本子问东问西,而是“姨、叔、哥、嫂子……”叫着,看看家里有啥需要帮忙的。村民白天干活不在家,他就晚上去,有时候还去田间地头边干活边拉家常。

  看着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孙小京,大家不自觉地跟他亲近起来,就连村上的小孩见着他,都喜欢“胖子叔叔、胖子叔叔”地叫个不停。

  “胖子叔叔,你吃了么(没),么(没)吃到我家来吃。”见着孙小京,两岁的安加文总是奶声奶气把他往家拽。

  两个多月下来,村上的情况摸清楚了,村“叁委”班子换届也顺利完成。

  一下雨,村民宋军录家的院子积水排不出去,想压一根排水管,但周围邻居不同意,担心弄塌自家护坡,吵得不可开交。孙小京带着村干部主动上门,根据实际情况修改了排水方案,不压排水管,改为鲍形排水渠,妥善解决了问题。

  从那以后,村民开始信任村委会,村干部的工作积极性也调动起来了。

  孙小京是全天候“村官”。不管谁来,都会起身倒杯水,让坐下来慢慢说,还把群众反映的问题详细地记录下来。在他看来:老百姓盼的事就是要干的事。

  当时许多村已经整体脱贫,可新寨子村所有巷道还都是土路,一条主生产道也是坑坑洼洼,大伙都巴望着改成水泥路。孙小京跑上跑下争取支持,3个月下来,美丽乡村项目落户新寨子。

  路修好了,大伙的气更顺了。

  村上的几百亩土地早年被承包出去种大棚,后来大棚没种成,土地却成了荒地,多年无人过问,成为了村里的“老大难”。

  产业薄弱,土地又撂荒,孙小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2018年年底,小京就带领我们一边申报项目,一边把合同到期的土地往回收,两年共平整土地355亩,全部恢复稻田生产。”村党支部书记安富军说。

  “稻田恢复后,我们也种了5亩水稻。”村民张亚玲说,“家里能有今天的光景,小京帮了大忙。”

  2016年,丈夫安小平得了肝硬化,做手术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痊愈后不能下地干重活,张亚玲成了家里唯一的劳力,靠种玉米、打零工维持生计,日子过得非常艰难。

  考虑到种烤烟投入小、见利快,孙小京到直罗镇烟站帮忙协调了4亩烤烟指标。张亚玲开始不愿意,怕挣不了钱,又怕精力跟不上。

  “不种烤烟,你几时能脱贫,有啥难处给我说。”孙小京一趟趟地跑,张亚玲不好意思再往后退,终于应承下来。

  让张亚玲没想到的是,4亩烤烟1年下来收入了1.6万元,当年就脱了贫。第2年,她主动找到孙小京想增加烤烟面积。孙小京又跑前跑后,帮忙协调到14亩的指标。如今,张亚玲家年收入达五六万元,去年年底还给大儿子风风光光地办了婚礼。

  “就跟自家兄弟一样,家里有啥事都爱找他,常给我娃打印作业,还专程送到家里来……”提起孙小京,张亚玲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我脱贫了,他却不在了。”

  “前几天,小京还忙着申报村上的路灯项目,现在路灯还没安上,他就走了。”驻村干部刘小林自言自语道,“他是我们扶贫干部的榜样,不仅走到百姓身边,还走进了百姓心间。”

  “对我们太好了,就像自己娃一样!”

  新寨子村的百亩稻田,孙小京却再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出现在村子里。

  64岁的董春芹站在硷畔上,望了一眼村党支部,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听着周围人说“小京没了”,她顾不得问,慌忙跟着人流跌跌撞撞往前走。

  孙小京平时住在村委会的办公室里,伙食被安排到村部对面不远处的董春芹家。每次做好饭后,董春芹都会在硷畔上叫孙小京。有时候,听到孙小京大声喊:“姨,饭做好了没?”她应一声,孙小京就上来了。

  自打来到新寨子村后,孙小京就把这里当成了家,把村民当成家人,对董春芹一家更是亲切有加。董春芹73岁的老伴安道发患有脑梗,需要长期服药,每次药吃完了,孙小京就回城里给买回来。平时,家里水龙头坏了、要插电表卡了……孙小京知道了,都会给董春芹打电话说:“弄不了的就放着,我回来拾掇。”

  亲眼看到孙小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董春芹最后的希望破灭了。她悄悄地退出人群,抹着眼泪返回家。

  “说好要来吃饭的,这娃咋就不言传了呢?”董春芹还是不相信孙小京走了,熬好的米汤,盛出来又倒回去,呆呆地坐着,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么好的娃,咋就走了?”6月30日,70岁的安文财彻夜未眠,满脑子想的都是孙小京。

  安文财长期患病,一家人靠低保生活,连住的房子都是借来的。孙小京在镇上给落实了一套易地扶贫搬迁的房子,还帮忙找来工队简单装修。搬家那天,又和村干部们一起买了被褥、生活用品去“暖房”。

  一直到去世前,孙小京还在牵挂着安文财。今年5月,安文财因为直肠癌住院,孙小京帮忙联系医院、专家。手术做完出院后,医疗费有7000元报销不了,孙小京最后一次参加镇政府例会时还提出:“能不能通过其他途径把安文财剩余的费用再解决一下?”

  新寨子村留守老人较多,做过医生的他,经常为村上的老年人们买药、送药。谁有什么病,要吃什么药,他都清清楚楚。他的办公室,到处摆的都是药品,俨然一个乡村便民药房。

  73岁的曾桂梅长期受糖尿病的折磨,孙小京经常打电话问长问短,每次去曾桂梅家的时候,总要顺带给她拿些药,叮嘱她按时服用。

  2018年4月底,曾桂梅的左侧腋窝旁长出一块瘤状异物,到富县住院诊疗时,县里的医生对此“束手无策”。孙小京得知后,托关系联系了西安唐都医院相关专家,并带着曾桂梅和她的两个儿子连夜出发。到西安后,在医院旁边帮他们找好宾馆,安顿住下,又把几点起床、如何挂号、找哪位专家……一一交代明白才放心离开。

  “来的时候在直罗镇街上停一下,帮我接个人。”曾桂梅要到镇上赶集,孙小京一大早就给要来村里下乡的中医院同事打电话安顿。下午,当曾桂梅坐车回来时,放心不下的孙小京早已等候在村口。

  “他对我们太好了,就像自己娃一样,比自己娃对我们都好……好娃呀……太恓惶了。”送别孙小京时,曾桂梅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顺着脸上的皱纹不断往下流。她边哭边念叨:“到最后,我连一句感谢都没来得及说!”

  “其实,小京是个孝顺的孩子!”

  董春芹哭了,安文财哭了,曾桂梅哭了……

  “不相信这是真的,这么好的娃!”孙小京去世的消息一传开,整个新寨子村都哭了。

  7月3日一早,富县殡仪馆,新寨子村100多名村民和直罗镇40多名第一书记自发前来送孙小京最后一程。灵柩前,大家泣不成声。

  “哭吾儿,怨吾儿,不该英年早逝;念吾儿,想吾儿,更爱其德品行。”父亲孙全礼忍着撕心裂肺的悲痛,颤抖着手给儿子写了一副挽联。

  由于工作的关系,孙小京的父母和两个孩子,均由在西安的姐姐帮忙照顾。

  “作为家人,曾有过埋怨,觉得他不够顾家。”看着“熟睡”的儿子,看着眼前上百号赶来送行的村民,头发花白的孙全礼觉得儿子有种熟悉的陌生。“没想到这么多人来送行,看来娃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

  “两年多,小京以新寨子村为家,累计硬化生产路7600平方米、村庄巷道6300平方米,恢复水稻355亩,除5户兜底外,18户精准扶贫户均已脱贫,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0845元。”在村民的悼词中,父亲读懂了小京,心更加疼得厉害。

  2019年12月6日,是孙全礼的生日。原本说好要为父亲庆贺生日的孙小京,因为村里的扶贫工作又一次失约了。

  “爸:祝福你生日快乐,儿子不孝,请父亲原谅……”翻开儿子当晚发送的信息,孙全礼掩面而泣,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他呢喃道:“其实,小京是个孝顺的孩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跟我顶过一句嘴……”

  孙小京和妻子杨瑞从结婚起,就一个在富县,一个在西安。近几年,妻子才调回富县工作,孙小京又成了第一书记,夫妻俩的“异地”生活刚结束、又开始。

  回忆起丈夫生前的点点滴滴,杨瑞转头望向窗外,低声说道:“每次回家,他都拿着两个大袋子,一个是日常用品,一个是村上的扶贫资料。回来后,电话不停地打,都是村上的事,村里人都爱找他,有啥事都给他说。”

  2018年的一天晚上,由于长期高强度工作,孙小京突然鼻血不止,幸亏及时发现送医,手术后需要住院治疗两周。期间,孙小京的电话还是一刻不停,家里人都劝他:“请上一段时间假,好好休息一下。”孙小京嘴上答应着,可一出院就回了村。

  很多时候,杨瑞和丈夫的联系,都靠一部手机。

  6月29日,杨瑞打了两通电话给丈夫,最后一次是晚上九点多,“两次都说忙着了,一会儿再说,就挂断了。”

  杨瑞没想到,这“一会儿”竟然就是一世。

  “正在走访贫困户,有事请拨打1890911××××。”在新寨子村,孙小京办公室门上还贴着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旁边还有几行小字,其中一条写道:2020年6月29日14时40分,去政府送报表。

  生命的最后,孙小京没来得及和家人说声告别,但他却把最后的牵挂,留给了新寨子村,留给了这里的父老乡亲。

主管单位:中共延安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中共延安市委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办公地址:延安市宝塔区枣园路新洲小镇市政府综合办公楼 联系方式:0911-8073015 技术支持:西安胜海软件有限公司

本站有些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建议使用滨贰8以上浏览器访问,获得好的体验)

京滨颁笔备10031449号